本來以為等mimi找到新人後,我就功德圓滿了,想不到竟是後面一連串惡夢的開始...

  anyway,反正自從結束amber那邊的工作後,米田共三不五時就來煩我,不停的問我做到哪裡了、什麼時候可以幫我、我很急,你時間怎麼分配之類的,令人心浮氣躁的話(我懷疑她有躁鬱症,每次mimi跟她壓時間,她就會來煩我跟雲寶,自己動作慢又不檢討,到底誰才是正職阿你)。反正我就一律回答不知道,到後面我真的不想理他了,連正眼看他都懶,愛告狀就告狀吧。
  前幾天kiki說我下星期一就會回去了,不用支援了,只有上午要幫忙她處理逆物流。ok,這個我很樂意,反正不難而且kiki對我又很好。所以我今天上班的時候整個很亢奮,因為我知道明天下班後,我就不用再跟米田共同處一室,再也不必受她的疲勞轟炸,再也不會因為她而罵髒話。想不到,下午他們開完會後,kiki叫我過去:
kiki:「你下星期要開始第二階段的支援,大概支援到六月底。」
我心中一驚,立刻脫口:「可是我可能不會做這麼久。」
kiki立刻無力:「什麼!」(因為雲寶之前結束支援後,就跟amy提離職)
我:「因為我要畢業了,所以...」
kiki:「哦,也對,畢業了要換正職的」

  接下來她就跟我說我的工作,就是早上拆逆物流,我本來還期待著她會說出別的工作,結果下午依然要做米田共的cms,而且要我什麼時間做什麼事情做了多少,每天下班前mail給她跟米田共,我知道大概又是米田共在那邊機機歪歪的關係,因為我想起前些日子米田共問我每天幾個小時,幾個開始做她的cms時,我因為煩,所以跟他說不知道、不一定(事實上,真的不一定,而且誰有興趣去數我今天做了多少,我是來賺錢的,不是來做這種無聊事的),結果她隔天就去跟mimi告狀(還講到冷笑)幹。
 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,我的心情低落到了谷底,喉嚨像卡了什麼東西,我想喊但卻喊不出來。我晚上蹺課了,是這學期第一次的蹺課,獻給了米田共。
  一想到我以後要過上這樣的生活,我只能跟kiki說聲對不起,我雖然答應過你不會在結束支援後就提離職,可是我恐怕撐不到結束支援的那天了。

或許等我一覺醒來會發現這一切都是夢,我照原計畫結束支援
又或者明天下班前再跟kiki確認一次吧

剛剛上104查詢工作的時候,不知道怎麼的,竟然就打上這個職業

我想,米田共再機機歪歪,我真的會殺了她


剛剛洗澡洗到一半,突然有種不被信任的感覺,因為要我把幾點到幾點做了什麼事清清楚楚的寫出了,擺明了就是不信任我,我想我會跟kiki反應一下,如果我的俗辣個性沒有突然跑出來的話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蒸泥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