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晚上六點多的時候,阿平打電話給我
阿平:「喂喂,蒸泥拂,我家外面有一隻幼犬的貓,我要餵牠吃什麼」

各位,看到這裡有沒有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呢?

我腦袋放空了約三秒鐘,結結巴巴的開口:「幼犬的貓??」
我有一度想成了小狗生的小貓.....

阿平:「恩」
我:「幼犬是小狗吧?」
阿平:「就剛生出來的貓啦!」
我:「那就餵牠喝牛奶阿。」
阿平:「人喝的奶可以嗎?」
聽到這裡,我幻聽聽成「人奶可以嗎?」
我:「應該可以吧,要弄熱哦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幼犬的貓 這是繼"東南亞是一個國家嗎?"  張阿平再度讓人笑破肚皮的話。

某天中午吃飯,阿平在聊msn,我坐在她後面吃便當,她突然轉過頭來,認真的問我:「ㄟ,東南亞是一個國家嗎?」
當時的我,震驚的連筷子都掉了,就像在演連續劇一樣.......
我不記得我回了什麼話,但是當她問我"東南亞是一個國家嗎?" 那個認真的表情,我永遠都忘不了....笑死我了,笑到腸子又流出來了。





全站熱搜

蒸泥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