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在幾天前就得到消息,我們家要派我去台中參加一個我不知道名字的親戚喜宴,而且我不知道我是男方還女方的親戚
  雖然不願意還是被逼著去了...
  到了台中果然跟我預期的一樣,無聊!

  完全沒有人可以聊天,那些人我根本不知道是誰!只能機械式的聽從阿姨的指式叫人,順便給了他們一個虛假的微笑。
因為我們這車的人早到了,所以就先在台中的阿姨家(我還是不知道她是誰)稍作休息,本來就五、六個人在我邊看電視邊打發時間的同時,不料人越來越多,我漸漸的不知道該坐哪裡,只好跑到中庭那裡曬太陽,就在快變成人乾的時候,終於所有人都到齊了,於是又上車的上車開車的開車,魚貫的往喜宴會場而去。
  首先報告一下今天台中的天氣!完全就是呈現夏天的情形,熱到一個不行。
  喜宴是在中午12:00那也就算了,竟然是在戶外,那也就罷了,可我的位置完全的被太陽曬到。而且每道菜都是那種熱到不行的菜,我邊頂著大太陽,一邊食不知味(因為超級熱的,我小阿姨沒曬到太陽都汗狂流了)的看著台上的表演,看著那些自稱是實力派但是叫不出名字的歌手在唱著歌,有一個還脫到剩下內衣在唱歌(想勾引新郎嗎?)幸好那個主持人很幽默,開了新郎新娘一些令人臉紅心跳但又不低級的玩笑。而且紅包我媽本來叫我包兩千六的,可是好像大家都包三千,所以大阿姨又貼了四百塊(菜不好吃又很熱竟然要包三千
  總算撐到喜宴結束後,心裡才在高興終於可以回家,又要去新郎的家,因為新娘要奉茶...於是我又在度在太陽下曬了很久(因為房子裡的人超級多的)後來又要去某個舅舅的家...又坐了一下,照樣無聊(這次我沒曬太陽了,只是坐在樓梯口邊和小朋友玩
結果,你猜怎麼著,我竟然被留了下來,又被帶去剛到台中時的那個阿姨家坐著發呆(大部份的人都已經回家了,因為我要坐火車本來載我下來的大阿姨要去彰化載表姐))邊看著小阿姨和那些不知名的叔伯姨姐打麻將。就在我終於撐不住,很想破口大罵的同時,終於肯載我去車站坐火車了。

今天我說個最多次的就是”龍華”看倌你猜猜為啥?

因為每個親戚看到我都要問
你叫什麼名字去了?(通常是我阿姨代答
你是誰的女兒?(通常是我阿姨代答
你讀哪裡?
你弟弟有沒有長高
你畢業了嗎?
龍華在哪裡?
你妹妹考學測了嗎?
你爸爸和媽媽怎麼沒來?
夠了
實在很想貼大字報在胸前
我叫怡璇
我是阿美(我媽小名)的女兒
我讀龍華,龍華在迴龍,龍華不是工專,是科技大學
我還沒畢業
我弟有長高了
我妹還沒考學測
我爸跟我媽要上班(不然我就不會來了)
還有親戚間的小孩總是會無意間的作比較,這邊的小孩讀台科大,那邊的小孩在讀景美目標北一女...
幹嗎幹嗎,一定要讀名校才有前途是嗎
老娘就是喜歡讀私立的學校怎樣...
算了,不打了...講不完的,好累
熄燈
 

全站熱搜

蒸泥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