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抱怨遠通的大人了,因為我決定

不再在意他們大人了

抱怨開始:
今天早上kiki跟我說5/1要放假的時候
我:「阿~一定要放哦!」
kiki:「呵,因為我們是見紅就放阿。」
又說:「昨天mimi找你去會議室是說星期六上班的事嗎?」
我:「對阿,mimi說ok,而且也有另外交待我一些工作。」(哦~我並沒有說約聘的事。)
kiki:「那我再幫你問一下mimi,如果不行的話,我再幫你問一下amy,amy應該會很熱意讓你回去工作啦。」
我聽到這裡,心裡只有 "屁",amy會讓我回去,我頭給你。
到了下午,kiki跟我說了
kiki:「我中午幫你問了amy,她說她們那邊人力、工作都安排好了,所以可能沒有辦法,因為mimi下午去開會了,我明天再幫你問。」
我就只是哦了一聲,說了聲謝謝。
反正我早就知道根本是白問的事,縱使如此,我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小小的失落感,原來,有我沒我,一點都不重要。
之前的網誌就有提過,我以前有問過能不能星期六回去上班被打槍之後,我心中不滿程度升到最高點,我跟雲寶調去後,只有第一個禮拜有"稍微"來關心一下,就隨口問一句習不習慣,暗,有什麼好不習慣的,然後就整個放掉。說什麼你們還是供裝組的呀,以後想回來還是能回來呀~

狗屁 

像之前改成打卡鐘時,根本就沒有大人跟我提過要換打卡的(雖然我看的見),還是amber跟kiki過去後才發現,e小妹才給我卡;然後因為打卡鐘放在供裝那邊,我覺得每天上班下班,卡要拿來拿去的麻煩,amber就說要放供裝那邊:
amber:「可以借我們放一張嗎?」
amy:「我無所謂阿」

幹,什麼叫你無謂,我到底是不是供裝的人阿
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,之前過年發紅包時,我過去拿,amy問我怎麼沒有說一句恭喜的話,我說我要想點特別的,那是騙人的,我根本不想鳥。amy生日時,我沒有一句祝福的話。kevin生日的卡片我也沒有寫。今天豆手中午要買飲料時,我本來也是一點都沒有要問他們的意思,是

豆手叫我問我才勉強去問的。反正我不是供裝的人,更何況是缺我也行。



抱怨結束。
結論:失望至極



ps 我爸晚上回家時,到房間來問我在幹嗎,又說:「我給你一千塊好不好?」我當然說:「好阿」好爽

全站熱搜

蒸泥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